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中文版   English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名:密  码:验证码: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赤壁疑云
赤壁古战场在湖北汉川
时间:[2008年10月31日]  作者:[冯汉江 陈中林]  来源:[中国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点击数:4384


[摘要] 文章通过理论研究、遗迹考察和战况分析,认为赤壁之战不是发生在长江上,而是发生在汉水上;且赤壁古战场的位置应在湖北汉川赤壁(今汉川市赤壁街)、乌林(今汉川市垌冢镇)一带。

    [关键词] 赤壁之战;汉川赤壁;汉川乌林;汉川大赤

    [中图分类号] K87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508X(2005)02-0096-05

    赤壁之战发生在东汉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当时曹操率大军南下,欲统一天下。孙权、刘备组成联军,打败了曹军。此战奠定了三国鼎立的基础,且在战争史上是一次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著名战例。关于赤壁古战场的位置,古代传有“荆楚五赤壁”(蒲圻、武昌、黄州、汉阳、汉川赤壁)之说;当代史学界有蒲圻、武昌、嘉鱼说。可见赤壁古战场的位置至今无定论,是一个千古之谜。经过理论研究和遗迹考察,我们认为赤壁之战应发生在湖北汉川赤壁(今汉川市赤壁街)、乌林(今汉川市垌冢镇)一带。
一、赤壁之战发生在汉水上
西晋陆机(261-303年)《辩亡论》云:“魏氏尝藉战胜之威,率百万之师,浮邓塞(襄樊市东北)之舟,下汉阴之众,羽楫万计,龙跃顺流,锐师千旅,武步原隰。……而周瑜驱我偏师,黜之赤壁,丧旗乱辙,仅而获免,收迹远遁”。[1]此文所写“浮邓塞之舟,下汉阴之众”明确指出了曹操水军和步骑兵都是沿汉水而下的。
我国当代著名历史地理学家石泉《古代荆楚地理新探》云:“今湖北宜城市的楚皇城遗址应即楚郢都及其后继城市秦汉江陵城(南郡治所)故迹”[2]“公元555年肖察建立后梁小朝廷时,……另一个新‘江陵’城开始出现于长江北岸今址(今湖北荆州)”。[2]“汉末,三国巴丘城……在今钟祥县城西北67里”。[2]“汉魏时的当阳城在宜城县以西的七里岗附近”。[2]“古华容县在钟祥西北胡集附近”。[2]以上记载的汉魏时期的“江陵”、“巴丘”、“当阳”、“华容”皆在汉水一带。所以《三国志·武帝纪》:“公(曹操)自江陵征备,至巴丘。……公至赤壁,与备战,不利。”[3]的记载中所提到的“江陵”、“巴丘”、“赤壁”都应该在汉水之滨。
汉水古亦称“江”,且三国时的“长江”上游是指夏口至襄阳间的汉水。“《史记·周本纪》(卷4)云:‘昭王南巡狩,不返,卒于江上’。周昭王南征不返是在汉水上,这是古今皆无异议的。《史记》在这里所称之‘江’,显然不是长江,而只能是汉水”。[2]“《三国志·蜀志·关羽传》云:‘先主自樊将南渡江,别遣羽乘船数百艘会江陵’。刘备当时驻军于汉水北岸的樊城,在曹操大军南进的压力下,率部南退,过江之后,便到襄阳。……则自樊南渡之‘江’,显然又只能是指湖北襄樊市附近的汉水”。[2]
王粲《英雄记》:“周瑜镇江夏,曹操欲从赤壁渡江南,无舡,乘簰从汉水下,住浦口,未即渡,瑜夜密使轻舡走舸百所艘,艘有五十人移棹,人持炬火,火燃则回舡走去,去复还烧者。须臾烧数千簰,火大起,光上照天,操夜去”。[4]王粲是汉末“建安七子”之一,先依附刘表,后降操任丞相掾。参与过赤壁之战。故《英雄记》记载是可靠的。该文明确地记载了曹操水军是从汉水而下的,因此,赤壁之战只能发生在汉水上。
二、汉川赤壁说的历史遗迹依据
(一)鸡鸣城,神灵台,斗步城
“鸡鸣城在县西一百里。《明一统志》云:曹操败乌林时筑此城以驻兵,闻外军将至,伪作鸡鸣而遁,俗名张家城”。[5]今鸡鸣城在汉川二河镇燕子村,面积90亩,为长方形土城,城早毁,然轮廊尚见。近年,有农民在该城东北角挖出一些东汉晚期的砖;“神灵台在南湖张池澥,平地中坟起四五丈,魏武破荆州时由此下东吴,一夕成此,乃夸示其名曰神灵”。[5]古台今在二河镇神灵台村,距鸡鸣城4公里,此处曾建有魏武庙;斗步城现名陡埠头,距神灵台6公里。清代文人魏扩圆诗:“一峰卷石大,斗步自称名,路转涧通水,冈回山作城,雾开淤鳖现,风急晓鸡鸣,策马过平畈,逢人问几程”。[5]即是写曹操兵败赤壁、乌林撤退时的情景。
(二)汉川赤壁,赤壁古井,豆皮湖和大潭的桅杆
“赤壁街在县西百二十里,黄金湖北,为荆楚五赤壁之一。地在前明时襄水由之入,汉江舟车辐辏,为邑西北巨镇,自水道南行,河流湮塞,遂沦为殷虚”。[5]赤壁街有一口古井,今当地人仍在使用,通过对井砖考证其为当时遗物。据说周围还有十多口古井被填埋。在赤壁街西北的豆皮湖,1958年建农场时,发现一根垂直露出地面尺余的桅杆,被场民将上部挖出。另在赤壁东南4公里牛角湾处,一老人讲述了他儿时在村前大潭中游泳时,发现水下有一直立的桅杆。为何在汉川赤壁周围多处出现桅杆呢?这不禁使我们深思:当然一则证明此地在古代是深湖,二则为我们提供了研究线索。其桅杆是否为当时火烧战船留下的遗物呢?
(三)汉川乌林,曹军尸骨台,曹军三个古堡
汉川乌林即今汉川垌冢镇,距汉川赤壁9公里。此镇有二千多年历史,明末改名垌夫镇,后改名垌冢镇。其北面1.5公里处有一土台,名尸骨台。1958年在此开荒造田,当挖到2.5米深处,则全是松土,在一万平方米的松土中,挖出了大量人的遗骨腐烂后形成的骨渣和许多带环的青铜镜和圆形的铜扣子,这些显然是当时士兵铠甲上的遗物。可见“(曹军)士卒饥疫,死者大半”。[3]加上兵败乌林战死之兵皆被集中葬在此地。垌冢镇有三个古堡,当地人称为冢子,皆在二十世纪50年代被挖掉,但各种图形的堡砖尚存,经荆州博物馆专家鉴,确系东汉晚期之砖。据当时参加挖堡的老人讲,古堡中分别有石桌、石凳、碗、杯、壶、牙筷和石马、石人及青铜剑、大量铜币等物。
(四)汉川大赤,贝壳山,辰巳台
《魏志》:“曹操乌林之败,鸡鸣出走,至大赤天曙”。[6]大赤即今汉川刘隔镇,古代汉水正流经过这里,赤壁之战为军事要地。贝壳山在应城市义和镇新陆村,距垌冢镇5公里。这里共有四个贝壳山,每个约长150米,宽20米,高5米,历代传为当年曹军缺粮,士兵们以湖中蚌贝肉充饥,其壳堆积于此而形成此山。在贝壳山北面10公里,应城龙赛湖西北有一土台名辰巳台,《应城县地名志》载:“此台是曹操下江南时,在辰巳两时内填成,作为阅兵台”。[7]
此外,在汉川赤壁一带与之相关的遗迹还有曹操望马台,曹军扎营口,曹操古堤,曹家堰,曹操庙,曹武街,子龙泉,牧马岭,系马口,戍子圻,马城等。
三、汉川赤壁说的理论依据
唐《元和郡县志》云:“赤壁草市,在县(汉川县)西八十里,古今地书多言此是曹公败处”。[8]由此可知汉川赤壁说在唐代前就很流行,而且在唐以前只此唯一之说。但是,当时唐代人定江陵和南郡的位置在长江边,所以认为赤壁之战发生在长江上,从而否定了汉川赤壁之说。“……曹公既从江陵水军至巴丘,赤壁又在巴丘之下,军败引还南郡,周瑜水军退,并是大江之中,与汊川(汉川)殊为乘缪”。[8]至此之后,就开始有了其它赤壁之说。因前文已论证了汉魏时的江陵,南郡,巴丘皆在汉水附近,而今江陵是距赤壁之战300多年后的公元555年时迁建。可见因地址的搬迁而导致记载之误。
“《魏志》‘曹操乌林之败,鸡鸣出走,至大赤天曙’。即此,五代间县移治此,即今刘家隔(今汉川刘隔镇)之地也”。[6]这说明曹操是在乌林战败后撤退至汉川大赤的。也说明了与赤壁之战相关的赤壁,乌林,大赤均在汉川境内。
赤壁之战后,曹操致孙权信云:“赤壁之困,过云梦泽中,有大雾,遂使失道”。[2]当时随曹操出征赤壁的徐干在《序征赋》中云:“沿江浦以左转,涉云梦之无陂”。[9]曹与徐都提及赤壁之战在云梦泽中。《汉川县志》载:“县境历史上系古云梦泽的组成部分,……历经汉江延伸淤积,逐步形成广阔的湖积冲积平原”。[10]汉川赤壁一带的湖泽就是云梦泽的组成部分。徐干所称“左转”,即是曹操水军从襄阳沿汉水南下,在荆门沙洋处折向东行,而进入汉川赤壁周围的湖泽之中的。
《三国志·周瑜传》:“权遂遣瑜及程普等与备并力逆曹公,遇于赤壁。时曹公军众已有疾病,初一交战,公军败退,引次江北,瑜等在南岸”。[3]此文只说明周瑜水军在“江的南岸”;并未说明赤壁在“江”的“南岸”;只说明曹操水军“引次江北”,并末说明“引次江北乌林”。因前述王粲《英雄记》“周瑜镇江夏,曹操欲从赤壁渡江南”。可见赤壁位于“江”北。因前述赤壁之战发生在汉水上,且汉水古亦称“江”,故此“江”即指汉水。又因古汉水下游有南、北两支,曹军步骑兵驻扎在汉川乌林与大赤等地,其地皆在古汉水北支以北,曹操水军须与其步骑兵配合,就只能驻扎在古汉水北支下游的湖泽中。所以此“江”实指古汉水北支,赤壁位于“江”北即位于汉水北支以北,这正与汉川赤壁相合。
图1 赤壁之战有关地名位置示意图
图2 赤壁之战示意图
四、关于其它赤壁
(一)蒲圻赤壁和洪湖乌林
蒲圻赤壁即今湖北蒲圻县西北长江南岸的赤壁山,其对岸江北为今洪湖市的乌林矶。蒲圻赤壁说认为曹军的几万水军从今湖北江陵顺江东下,十几万步骑兵沿江而行,经江陵,监利到达洪湖乌林。在蒲圻赤壁处的长江上,初战时周瑜水军击败了曹操水军,曹操水军撤退到江北的洪湖乌林,接着周瑜和黄盖用计火烧了曹军战船及岸上军营,最后曹操烧余船从洪湖乌林经临利华容道撤退到江陵。这样就把蒲圻赤壁和洪湖乌林说成是一个战场。蒲圻赤壁说疑点之一:关于古代洪湖、监利一带的地理条件。宋代陆游在乾道六年(1170年)去四川夔州上任时,乘船从汉阳的沌口到达石首县。陆游经过此地时写的《入蜀记》有如下记载:“九月一日,始入沌,实江中小夹也。两岸皆葭苇弥望,谓之百里荒。又无挽路,舟人以小舟引百丈,入夜才行四十五里,泊丛苇中。平时行舟,多于此遇盗;二日,始有二十余家,皆业渔钓;四日,舟人云:自此陂泽深阻,虎狼出没,未明而行,则挽卒多为所害;八日早,次江陵之建宁镇。凡行沌中七日,自是泛江,入石首县界”。[11]陆游经过的这段路程要经过今湖北汉阳、沔阳、洪湖、监利、江陵到达石首。根据陆游记载,宋时洪湖,监利一带为湖泊沼泽,赤壁之战时比陆游经过此地早962年,那时此地更荒芜,曹操步骑兵根本不可能往返于此。且当时长江无堤,曹军步骑兵根本不可能从洪湖乌林到达监利华容道。其二,赤壁与乌林是两个各自独立的战场,赤壁之战后,曹操在给孙权的信中说:“赤壁之役,值有疾病,孤烧船自退,横使周瑜虚获此名”。[5]这说明周瑜参加的是赤壁这个战场。赤壁之战后,当鲁肃向关羽索取荆州江南诸郡时,关羽对鲁肃说:“乌林之役,左将军(刘备)身在行间,寝不脱介,戮力破魏,岂得徒劳,无一块壤,而足下来欲收地耶。[3]这说明刘备参加的是乌林这个战场。其三,曹军是撤退到“江北”,不是撤退到“乌林”。其四,洪湖乌林矶是黄蓬山的一个矶头,为一狭窄地带。曹军十几万步骑兵在此地容不下。仅此上述理由足以说明蒲圻赤壁与洪湖乌林不是赤壁古战场。
(二)武昌赤壁和嘉鱼赤壁
武昌赤壁在湖北武昌县西长江南岸的赤矶山,其对岸江北为汉阳县的纱帽山。武昌赤壁说认为乌林是洪湖乌林,而武昌赤壁与洪湖乌林相距64公里。这在军事上不符合曹操“集中兵力,行动迅速”的原则;其次,从洪湖乌林到汉阳纱帽山要经过今洪湖,沔阳,汉阳县。这里在当时是湖泊沼泽之地,不利驻军和退守;其三,前面已有充足理由说明洪湖乌林不是赤壁之战时的乌林,而武昌赤壁说是以洪湖乌林为基础,那么武昌赤壁显然不是赤壁古战场。关于嘉鱼赤壁,是因为在历史上湖北武昌,嘉鱼,蒲圻的政区常有变化,有时蒲圻赤壁在嘉鱼境内,这时蒲圻赤壁被称为“嘉鱼赤壁”;有时武昌赤壁在嘉鱼境内,且在嘉鱼东北,故认为“赤壁在嘉鱼东北”。解放后,蒲圻赤壁在蒲圻县境内,武昌赤壁在武昌县境内,所以在今嘉鱼县境就没有赤壁。
(三)汉阳赤壁与黄州赤壁
汉阳赤壁在汉阳县蔡甸东3公里的城头山,古代名叫临嶂山,临嶂山南峰谓之乌林峰,亦谓之赤壁。因史书记载的赤壁,乌林是两个不同的地名,不是山峰,故汉阳赤壁与史书记载明显不符。至于黄州赤壁,是因苏轼在黄州写《赤壁赋》而得名,世称“文赤壁”。自然与赤壁之战无关。
五、赤壁之战的战况分析
建安十三年六月,曹操自立为丞相。七月,曹操南征刘表。八月,刘表病亡,刘琮继位。刘琮屯襄阳,刘备屯樊城。九月,曹操进军新野,刘琮很快降曹,随后曹操占领襄阳。刘备得知刘琮降曹后,率部从樊城渡过汉水,经襄阳向江陵撤退,并命关羽水军从樊城经汉水南下到江陵会合。
曹操担心刘备得到江陵的军用物资,于是亲率五千骑兵,一日一夜行三百余里,在当阳长坂追上并打败刘备,占领了江陵。这时孙权派鲁肃到荆州观察情势,鲁肃在途中得知刘琮降曹,即赶到当阳长坂会见了败逃中的刘备,劝其与孙权联合抗曹,得到了刘备的同意。刘备向汉水方面撤退,正好与关羽水军相遇,渡过汉水,又遇到前来接应的刘琦率领的万余人,他们一起到夏口(武汉)。刘备派诸葛亮到柴桑(九江)与孙权商讨联合抗曹之事。随后刘备率关羽水军进驻樊口(鄂州)。
孙权在柴桑召其部属,研究抗曹对策。鲁肃、周瑜力主抗曹。于是孙权命周瑜,程普为左右督,鲁肃为赞军校尉。周瑜率三万水军,刘备率关羽一万水军,沿长江西进至夏口。
曹操南下要统一天下,必须攻占夏口,再沿长江东下进攻刘备,孙权。曹操水军沿汉水而下进驻汉川赤壁周围的湖泽中,曹操步骑兵必须与其水军配合,经今湖北襄樊、宜城、钟祥、京山曹武街、天门皂市镇到达汉川乌林和大赤等地。
孙、刘联军从夏口沿汉水西进,周瑜水军在汉川赤壁周围的湖泽中击败了曹操水军。曹操撤退至汉川乌林时又受到刘备军的沉重打击。由于曹军受到了孙、刘联军的两次打击,又因这时曹军发生了严重的饥饿与疾病,大量士兵死亡,战斗力削弱。在汉川大赤的曹军未受到打击,曹操从汉川乌林撤退至汉川大赤。然后曹军从汉川大赤向西北方向撤退,大约要经今湖北应城、京山、钟祥,到达宜城楚皇城(汉代江陵、南郡治所)。“先主与吴军水陆并进追到南郡”。[3]刘备率军从陆路追击曹军至南郡,周瑜率水军从汉水追击曹军至南郡。曹操留曹仁,徐晃守江陵,派乐进守襄阳,自率残兵退回北方。(湖州师范学院教授冯汉江与荆州纺织职工大学副教授陈中林二人撰写)

党建风采
当代苏学专栏
东坡美食
旅游信息
· 黄梅新曲《东坡》黄州首演…
· 湖北黄冈建苏东坡纪念馆
· 东坡赤壁月波楼奇石馆开馆
· 东坡祠
· 10月1日至30日在东坡…
· 湖北交通旅游图
· 湖北省黄冈市将于今年十月…
· 黄州赤壁问鹤亭
· 黄州赤壁睡仙亭
· 黄州青云塔
黄冈市赤壁管理处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6-2018
地址:黄冈市黄州区公园路11号 邮编:438000 电话:0713-8366568 8352861 E-mail:chibililin@sina.com
技术支持:软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