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中文版   English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名:密  码:验证码: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东坡文化
东坡“廉”想|患难与共相扶持
时间:[2021年11月04日 15:11]  作者:[张丽娅]  点击数:23292

   “乌台诗案”尘埃落定,一百多天的监狱之苦成为苏轼人生的精神炼狱。彼时,新年的鞭炮声此起彼伏,在漫天风雪中,苏轼带着儿子苏迈凄凉上路。当时的黄州还是蛮荒萧瑟之地,通往那儿,只有一条古老的驿道。殊不知,此时此刻,他也正迈向一次永载史册的文化突围,既宣告着黄州进入了一个新的美学等级,也宣告着他的人生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初居黄州定惠院,苏轼咏叹:“幽人无事不出门,偶逐东风转良夜。”、“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东风、明月、还有黄州偶遇的挚爱名花海棠,只有在此时,苏轼才能稍稍忘却内心的伤痛,回归自然。


    初夏的五月,古老的黄州城阳光正好,微风不燥,到处轻荫绿盖,苏轼的心情也好了很多,更重要的是他得知家眷二十多口人不日就能抵达黄州。劫后余生的家人团聚,苏轼悲喜交加。在老友鄂州知州朱寿昌的帮助下,苏轼一家二十多口人便住进了临皋亭。临皋亭原属于官府的水上驿站,房屋并不宽敞,一家二十多口人住下来显得十分的拥挤,但此时的苏轼无从挑剔,也心满意足。


    夫人王闰之是苏轼亡妻王弗的堂妹,比苏轼小11岁,尽管老夫少妻,但苏轼常以“老妻”称呼王闰之,既有“相濡以沫、恩爱久长”的愿望,也有不分彼此的亲昵。闰之温顺贤良、勤俭能干,也知足惜福,待堂姐之子苏迈视如己出。来黄州不久,一家二十多口人的生活捉襟见肘、难以为继,王闰之忧心忡忡,与苏轼商定:每月初一将苏轼微薄的俸禄四千五百钱,分成三十份,挂在房梁上,每天早起用画叉挑下一份作为当天的花销开度,没用完的另外存放在一个大竹筒里,用于不时之需。知州徐君猷崇儒重道、礼贤下士,十分体谅苏轼的际遇,便从中斡旋,为苏轼争取到黄州城东故营地数十亩,苏轼便自号“东坡居士”。自此,苏东坡与闰之朝来夕返、身耕妻蚕,虽多有辛苦,但也乐在其中。

    苏东坡谪居黄州期间,苏东坡时常感到苦闷忧虑,王闰之聪慧贤良,常备美酒一壶,予以宽慰,为其解闷。于是苏东坡大发感慨,觉得自己比魏晋名士酒鬼刘伶幸福多了,刘伶的老婆连酒都舍不得给刘伶喝。这种如春风和熙般的家庭氛围,恰似并不苦口的良药医治着苏东坡宦海沉浮中那颗伤痛的心。他曾在《次韵和王巩六首》其五中,不无自豪地这样描述道:“子还可责同元亮,妻却差贤胜敬通。若问我贫天所赋,不因迁谪始囊空。”这句诗夸赞王闰之,也是在向王巩炫炫自己,虽遭受“贫困”和谪贬,但不至于“囊中羞涩”。人生固然可以不美好,但心情不能不美好,人生固然总是起伏跌宕,但他认为人间有味是清欢,自己也能活出个天高云淡。


    家是心灵的港湾,人生的驿站。苏东坡与夫人相濡以沫,患难与共,他们面对生活的态度,是一切追求有为、有味、有趣生活文人的典范。学习东坡的生活美学,对我们学会如何面对人生的挫折,学习如何像诗一般的生活,大有裨益。

党建风采
黄冈好人专栏
东坡美食
旅游信息
黄冈市赤壁管理处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6-2018
地址:黄冈市黄州区公园路11号 邮编:438000 电话:0713-8366568 8352861 E-mail:chibililin@sina.com
技术支持:软景科技 备案号:鄂ICP备17021495号